中國新聞網江蘇正文
新聞熱線:18013384110 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漢字鄉愁到底有“多寬”?他從未停下詩意的健步

2020-02-29 11:14:19
來源:新華網

  漢字的鄉愁有多寬?在李多寬先生的書作中可窺一斑,他用毛筆向文字傾訴一個從漢字故鄉成長的靈魂。

  “我們都在書法的路上,而每每悅讀多寬寫的書法,心靈就仿佛欣往漢字之鄉一段深度旅程。好字自妙,不知如何歸去,不知漢字的鄉愁有多寬?好在漢字的鄉愁有‘多寬’。”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徐曉思如是說。

  為什么不說“書法的鄉愁”,而說“漢字的鄉愁”呢?徐曉思坦言,漢字與書法的關系大家都知道,而李多寬的書法卻寫出了“漢字的鄉愁”。寫字是要時間的,更要恒心。書法是與漢字談一場沒有盡頭的戀愛,毫無疑問,李多寬此生都會不離不棄他的漢字故鄉。

  在書法的路上,品讀多寬先生寫的書法,心靈就仿佛欣往漢字之鄉一段深度旅程。他眼中看到的漢字的故鄉,樹木綠得嬌嫩,海水藍得透亮,秀著生命的動力,活現求古的進化。

  在徐曉思的腦海里,去年在無錫舉辦的那場“永恒的士風——李多寬書法藝術展”是段“銘心”的記憶。“我看到他的大字草書,好如一陣冷清的風搖動生命的風鈴;看他的小字草書和小小品(巴掌大)書作和茂密如繁星的字,使人頓生憐憫之心;看他的小楷長卷,立要清空我的欲望,刪除心里的蕪雜。”徐曉思回憶說,“多寬先生的書作給人一種特別的感覺。”

  李多寬先生的作品清新高雅,端莊大氣,令人回味。不少書法家、評論家都認為他的作品是回歸書法本體,回歸自然率真,回歸人文境界的一種獨特的創造。“他獨特的人生經歷,也讓他的書法創作具有與眾不同的魅力。”在那場藝術盛宴上,江蘇省文聯副主席、書記處書記王建曾這樣說,“豐厚的人文積淀,扎實的學養涵養,給他的作品注入了濃郁的文化氣息和清雅的正大氣象。在工作中豐富的閱歷和磨練,也使得他的作品具有更為廣闊的眼界和胸懷。”

  李多寬先生的閱歷著實非比尋常。他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,身兼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會會長、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北京大學校友書畫協會顧問兼學術導師等數職。在藝海徜徉多年的他,還曾先后在北京恭王府、江蘇省美術館、南京大象美術館、南京藝加美術館、廈門美術館、新西蘭佛光山美術館等地舉辦書法藝術展。

  我國當代著名的書法大師、清華大學博士生導師言恭達教授曾這樣評價“多寬”。他說:“多寬的創作不是單純的書齋藝術,而是一種社會藝術與社會文化,和時代的脈搏、和人民的生活緊密聯系在一起。從他的藝術探索中,體現出了他的學理性、人文性和時代性。可以說,他非常重視時代的社會審美導向,并正確把握著他的方向,把書法技藝上升到了文化道德的高度。”

  無論在讀書求學還是生活、為官、賦閑時期,李多寬先生從不會放棄美妙的夢想和對漢字的鐘情。在字里筆畫間捧讀出多寬先生勁健著的靈魂的力量、融貫著的意志、智性、活力和尊嚴。

  徐曉思說,多寬先生作書之時,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一生都是布衣,一生都是漢字故土上的農人,一生身處凈土、熱土,夜以繼日地耕種點、線、面,播撒“枯、澀、濃、淡”雨夾雪,對生命中的五彩七色照單全收,如同黑豆白豆紅豆黃豆和麥子稻谷,到了他的天地里都會發芽,向上伸展開花結實。

  當然,多寬先生的“寬”充滿著哲學的意味,用漢字構筑他的精神家園,不是一下子就“寬大”起來的。如果沒有精神上的激勵,怎么會有一個美好的心境;如果沒有一個時代的使命感,怎么可能會堅持一份幾十年不懈怠、不厭倦地“一條路走到黑”;如果不是心無旁騖摁著一個葫蘆扣子,心甘情愿地做一個文化“書蟲”靜靜地躲在古人寬大的懷抱里直到永遠,又怎么創造出時代的經典。

  李多寬將生命的冷靜注入書法,書寫知識與藝術共建的精彩非凡的世界,且不斷有新的作品中展示在他的清虛齋里,在他的精神王國里精耕細作,探索試驗,一直沒有停下他詩意的健步。

  “他的新穎的筆觸、深刻的想法、有說服力的結體,優美而不輕浮,可謂貼著經典書寫的‘高冷’之作,這怎能不令人仰望星空面朝大海思接千載呢?他的長卷,一幅幅猶如靜水流深的清涼的冰河,似乎照見人的影子,傳遞文字的光芒;一卷卷亦如窗明幾凈的長廊,洞見生命的晶亮和身臨其境的鄉愁。”在徐曉思的筆下,“多寬”筆下的漢字另有一種特別的味道。

  同樣是書寫的漢字,仔細品讀多寬,他一筆也沒有少,卻能寫出漢字的“淡而不平”與“近而不淺”的智慧的光輝。妙在簡淡,簡淡而不簡單,彌漫著漢字無邊的鄉愁。

  然而,李多寬先生用自己的書法實踐所闡釋的“士風”,更多的是指一種民族精神,一種人文情懷,一種創造態度,一種務實作風。李多寬先生學書數十載,始終以士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以先賢大家為典范,向傳統經典汲取營養,一橫一豎寫出了他的人生追求,一筆一畫寫出了他的書法境界。

  徐曉思說,“同自然之妙有,書天地之獨美”,李多寬的書作具備了經典的品質,在他的“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”的書道里觸摸漢字的鄉愁,以及他“豪放于精微”的書作,其情感表達、結構組織、文字審美、時代印跡諸多方面都經得起時間的換臉和洗刷。他的書寫使人愉悅,受眾的空間與群體,不論是今天與以后、行家與非行家、圈內與圈外都是寬宏的、大量的。

  大道多寬,其修也遠。(沙芳如 戚軒瑜)

編輯:顧名篩
0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快乐飞艇开奖计划官网 休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516捕鱼游戏中心 j吉林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查询 腾讯捕鱼来了vip价格表 澳门娱乐棋牌官网下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 股票配资送10000体验金 真人捕鱼游戏大圣闹海 三明麻将规则 华东六省15开奖结果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网站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在线教育股票有哪些 体彩十一运夺金跨度表 棋牌娱乐